为什么香蕉、披萨这样的食物被做成了 Emoji,而许多许多吃的却没有?

0
2374

2014 年 8 月,《大西洋月刊》作者 Kelsey Rexroat 接受了一个挑战:她要在一周里只吃 Emoji 里有的食物。

Rexroat 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没法保持原有的饮食习惯,因为 Emoji 里少了很多常见的食物:奶酪、三明治、酸奶、麦片、牛油果、墨西哥卷饼、沙拉、汤、热狗等等。如果你尝试着用 Emoji 来描述自己的三餐,会发现这个列表还可以列很长。

不过,在两年多之后的今天,我们手机里多了 20 个食物 Emoji,如果现在 Rexroat 重复挑战,她会发现自己能吃的东西稍微多了一点。

emoji
资料来源:Unicode 和 Emojipedia

实际上,在大约 2000 个 Emoji 里,食物和饮料只占到里面的 82 个。和食物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程度相比,这个比例不能算高。

而当你想从这 82 个食物 Emoji 里面找到你需要的那个的时候,很容易冒出来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个食物被做成了 Emoji,而另一个却没有?

1.
因为诞生于日本,代表日式食物的 Emoji 数量明显要比代表其它国家的食物的 Emoji 要多。

上世纪末,微软刚刚推出 Windows 95,而寻呼机在日本也变得越来越常见,电子邮件因此迅速普及,成为了代替信件的新沟通工具。不过随之也出现了今天还能听到的抱怨,很多人认为这种新的通讯方式反而影响了沟通,因为双方无法从语气中获知对方的心情和感受。

当时在电信公司 Docomo 工作的栗田穣崇(Shigetaka Kurita)在意识到人们在数字通讯中表达感情的需求之后,和团队一起制作出了 176 个 12*12 像素的字符,也即是最初的 Emoji。因为栗田他们在制作早期的 Emoji 时,许多灵感都来源于日本漫画与汉字,所以 Emoji 的风格和现在的 Emoji 看起来也不太一样。

emoji1
来源:yohoboys

 

这些可爱的 Emoji 很快就被日本的年轻女性所接受,开始变得流行起来。因为 Docomo 并没有为 Emoji 申请专利,他们的竞争对手也设计出自己的 Emoji,Emoji 随之进入主流,成为了日本手机的标配。

于是到了 2008 年,苹果在日本发售 iPhone 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们没有 Emoji。而且这个缺点的确影响到了日本消费者的购买欲望,苹果在日本的零售合作伙伴——软银的总裁孙正义为此召开紧急媒体发布会,表示他“说服了苹果,在日本,没有 Emoji 的电子邮件不能算电子邮件。”

emoji2
来源:macrumors

苹果之后迅速推出了针对日本 iPhone 的 iOS 2.2 更新,把 Emoji 加进了他们系统之中,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在 Emoji 里看到那么多日本食物。

不过,在 Emoji 进入 Unicode 体系、在全球通用之后,日本人反而对 Emoji 失去了兴趣,栗田表示:“大部分日本人就是从根本的设计角度,不觉得苹果的 Emoji 可爱(kawaii)。”

日本用户逐渐转向了颜文字和聊天软件里的贴纸,而为日本人所设计的那些日式食物 Emoji,使用者反而更多是其他国家的用户了。

2.
和其它 Emoji 一样,食物 Emoji 并不是负责审核 Emoji 的 Unicode 学术学会 (The Unicode Consortium) 凭空造出来的。所有人都能够向 Unicode 学术学会提交申请,提议新的 Emoji。

虽然有些人将 Unicode 学术学会成员称之为鲜为人知的领主们(Shadowy overlords),不过你很容易就能在他们官网上找到各种相关的信息。按照学会的联合创始人及现任总裁 Mark Davis 的说法,大约在 1980 年代末,他们意识到不同国家的不同制造商都创造了自己独特的编码方式,相同的字母代表的编码不同,这也就意味着在不同地方的计算机之间根本没法交流。

emoji3
Mark Davis (左二) 来源:Mark Davis 推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Unicode 学术学会在施乐及苹果诞生了,他们随后创造了一个标准化的文本字符编码,为每一个被核定为有用的字符(包括字母、数字、符号、标点及现在的 Emoji)指定了一个特定的数字让计算机识别。如此一来,不管你用什么设备、身处何处,输入字符时,系统都会识别出同样的内容。

如今 Unicode 学术学会成员主要是 Adobe、苹果、谷歌、Facebook 等科技公司,不过实际上任何愿意支付会费的公司、组织和个人都能够加入,Unicode 学术学会会根据会费金额给予成员不同的权利,比如能够获取一切相关信息、在所有会议上都有投票权的完全会员资格就为 18000 美元一年。如果你愿意成为长期会员,会员费还能打折。

emoji4
支付不同金额的会员权限不同

Unicode 学术学会成员每季度会开一次会,对被提交上来的 Emoji 申请进行审核,并决定要不要把它们加进 Unicode 系统中。

在每次 Unicode 更新之后,苹果、谷歌、Facebook、Twitter 等供应商会自行决定要提供哪些 Emoji、以怎样的图案和颜色来表示那些 Emoji。不过 Unicode 学术学会也在设计指南中提出,虽然字符形状可以有明显变化,不过供应商的设计师们在设计时还是要以最常用的形状来保持相同的“核心”形状,所以你在不同地方看到的 Emoji 可能长得不太一样,不过还是能很容易辨认出其含义。

写 Emoji 申请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需要在申请里至少完成这 3 件事情:陈述选择这个 Emoji 的理由、提交 Emoji 图案、建议 Emoji 排序位置。

虽然 Emoji 图案看起来很简单,不过要自己设计出一个合适的食物 Emoji 并不容易。图像设计公司 The Iconfactory 曾经为 Twitter 和 Facebook 设计了许多 Emoji 表情,而他们的创始人 Gedeon Maheux 表示,当设计食物 Emoji 的时候,你需要确保在没有任何语言说明的情况下,让人们明白你画的是什么,是个栗子还是橡子,而且,你还需要让食物看起来很好吃又有代表性。

emoji5
The Iconfactory 为 Twitter 设计的 Emoji 来源:The Iconfactory

而曾经提交了饺子 Emoji 的申请的 Jennifer 8. Lee 表示:“你需要设计师,你需要语言学家,你需要一些有更广的背景的人。”

最初 Lee 出现申请饺子 Emoji 这个念头的时候,是因为她和朋友 Yiying Lu 聊天,而 Lu 发现手机里并没有饺子 Emoji。凑巧的是,Lu 还是个设计师,她立刻自己设计了饺子的 Emoji 并发给了 Lee。

emoji6
两人的聊天记录 来源:Tech Mic

某个人因为这样那样的机会发现 Emoji 中缺少了某种食物——向 Unicode 学术学会提交申请——成功,这就是我们手机里许多食物 Emoji 的来源。

谷歌工程师 Hiroyuki Komatsu 就符合这个模式,他希望能让食物过敏者迅速表达他们的过敏原,于是 2015 年 11 月他提交了一份包含鸡蛋、牛奶、花生、奇异果、薄饼、虾和墨鱼的申请,其中几个你已经能在 2016 年的 Unicode 9.0 上找到了。

Lee 虽然有了申请的念头,不过她走得要更远:“一开始,这只是个一次性的抱怨。但接着, ‘等等,如果没有饺子 Emoji,那无论这里运行的是什么系统,它都已经失败了。我想,这个世界有着什么问题,而我要去修复它。’”

Lee 随后向 Unicode 学术学会捐了 75 美元,获得了会员资格,得以围观了一次 Unicode 学术学会开会审核 Emoji 的情景。在那里,她发现大部分决策者都是白人、男性、工程师,“他们专注于编程。这样的审核程序肯定并不是推广全世界通用的、充满活力的视觉语言的理想方式”。

emoji7
Unicode 季度会议 来源:kickstarter

于是,Lee 在提交饺子和外卖盒 Emoji 申请的同时,成立了 Emojination 组织,希望能够改进 Emoji 的审查方式。

她随后发起众筹,期待能够获得 3750 美元,用以获取每年 2500 美元的 Unicode 无投票权会员资格,监督 Emoji 审查过程。人们对这个口号是 “Emoji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的组织很感兴趣,50 小时后目标就达成了。

emoji8
饺子 Emoji 宣传图 来源:Kickstarter

饺子和外卖盒 Emoji 可能还只是个开始。Lee 在接受 NPR 采访的时候说,虽然有沙拉 Emoji 了,但并不是所有亚洲人都吃沙拉,“我觉得让生菜和绿叶蔬菜(Emoji)通过这件事很重要,因为我们吃的蔬菜不够”。

3.
你大概已经看过了无数以 Emoji 为主题的营销活动,但企业主导的食品 Emoji 申请里,成功的只有一家:Taco Bell。

按照 Unicode 学术学会的规定,Logo、品牌、UI 图标、签名、特定人物或神明都不能加入 Emoji,也就是说你永远不会在你的 Emoji 键盘里看到写着 M 字的薯条和有着红蓝图标的可乐。

不过对主打产品就是墨西哥卷饼(Taco)的 Taco Bell 来说,能不能出现品牌名不重要,在墨西哥食品越来越流行的时候顺势推动墨西哥卷饼 Emoji 的出现会成为非常适合他们的营销,实际上,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全球性营销活动。

于是 2015 年 1 月,Taco Bell 在 change.org 上提交请愿书,在三个月内获得了 25000 个签名。同年 6 月,墨西哥卷饼 Emoji 得到通过,Taco Bell 表示:“我们认为小小的 change.org 请愿与此有关。”

不过, Unicode 学术学会在 Emoji 申请提交规则说明的页面中,专门提到了关于墨西哥卷饼的请愿:“针对 TACO 的商业请愿在挑选中不扮演任何角色,因为它们并没有可靠性。”

无论如何,Taco Bell 还推出了专门的庆祝活动来进一步增强营销效果。他们与创意机构 Deutsch 和 Fox ADHD 合作,设计了 Taco Emoji 引擎,用户只要在推特上以“ @TACOBELL + 某个 Emoji”的格式发推文,Taco Bell 就会自动回复一个将两者融为一体的 gif 动图。

emoji9
来源:Taco Bell

4.
食品 Emoji 始于一杯热饮,如今因为使用范围太广,很难统计食物 Emoji 里哪个最受欢迎,不过在推特上,的使用频率是最高的,截至此刻它已经被用了 2317.13 万次了。

这 82 个食品 Emoji 已经远远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了。

如果你留意逐渐增加的食物 Emoji,会发现它们与当下的饮食潮流是相对一致的。这不难理解,因为 Unicode 学术学会在筛选 Emoji 的时候,非常重视两件事:兼容性,也就是这个 Emoji 是不是在 Unicode 以外的平台已经非常流行了;预期使用频率,如果增加了这个Emoji,它是不是会被频繁使用到,申请者一般都会以 Google Trend 等平台的数据作为辅助来说明增加这个 Emoji 的迫切性。

比如牛油果,New York Magazine 2014 年在文章中提议增加牛油果的 Emoji 的时候,这样陈述他们的理由:代表了 50% 的菜谱。虽然三十年前美国人对牛油果还没什么兴趣,不过到了 2012 年他们牛油果人均消费量达到了 5 磅(约为 2.27 公斤),在几乎所有美食博客你都能看到牛油果的踪影。

2016 年,牛油果和绿色沙拉一起被加到了 Unicode 9.0,在健康有机潮流盛行的现在,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专注于开发 Emoji 相关产品的创业公司 Emogi 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75% 的美国消费者希望能有更多的 Emoji 选项。而 Emogi 的首席战略官 Alexis Berger 说:“人们想要包括食物在内的各个种类都有更好的选项——不止是一个咖啡 Emoji,而是特定的饮料;不止是食物 Emoji,还有特定的餐厅和菜式。”

emoji10
来源:2016 Emoji Report

Unicode 学术学会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点,在去年第四季度的会议上,他们批准了 57 个候选 Emoji,其中属于食物 Emoji 的有 13 个。虽然它们还不是正式的 Unicode 10 系统中的 Emoji,但一般而言 Unicode 学术学会最终都会批准候选 Emoji。相比之下,2014 年的 Unicode 7 和 2015 年的 Unicode 8 中,分别只有 2 个和 6 个 食物 Emoji。
如果人们对用 Emoji 来表达这件事的热情不减的话,未来,或许我们很快就能看到完全用 Emoji 写就的食谱——而且不是用局限的材料想办法做出几道菜,而是能够随心所欲地写出食谱。

emoji11花椰菜脆皮披萨 Emoji 版食谱 来源:eatthis
而在 Emoji 变得越来越流行的现在,经常被提及的一个说法是,虽然局限性很大,但 Emoji 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语言,或者说正在成为新的语言。Mark Davis 并不赞同这种说法,不过他也承认这样的事情“并非超乎想象”。

虽然栗田创造 Emoji 是为了让人们能更好地进行沟通,不过很多 Emoji 的含义已经远远偏离了提交申请者的意图了,BuzzFeed 就曾经写过一篇《代表脏词的 Emoji 完全指南》,其中不少都是食物 Emoji。

这也就意味着,当你想用 Emoji 描述自己吃的晚餐的时候,阅读者不一定能理解你都吃了些什么。

 

制图:吴羚玮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