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传统报纸杂志纷纷做起了VR 这件事靠谱么?

0
565

对中二少年(或少女)们来说,能与漫画中的樱木花道一起跟教练学打篮球,或是跟随路飞踏上伟大航路,和银时一起拯救混战的江户,可能是半夜都会梦到的情节。而这一天可能很快就要到来了。

最近,连载过众多名作、日本发行量最高的热血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正试着结合让人更能身临其境的VR技术,满足大小少年们的主角梦想。

他们前几日举办了一场“JUMP漫画节”,邀请读者体验VR阅读漫画:参与者可以观察360°无死角的《海贼王》、《银魂》漫画原稿,也能身处于《暗杀教室》里的某间教室,体验情节中主角的暗杀任务。

小型漫画节中的VR体验
小型漫画节中的VR体验

 

而这场活动其实是JUMP旗下全新的副线杂志《JUMP VR》的宣传。不过这本万众期待的VR漫画书,其实并没有宣传的那么有趣:前半部分是硬件介绍,他们详细评测了三款当下热门的VR眼镜、可玩的内容;后半部分则汇集了所有与VR相关、或是曾经预测过VR出现的漫画。漫画赠品是一个纸盒式VR眼镜,不过只能与合作方的手机App配合使用,并不能用来看漫画。

这么看来,这其实只是一本VR科普书而已。距离真正体验用VR看漫画还很远。

%e6%9d%82%e5%bf%97%e5%b0%81%e9%9d%a2
杂志封面

作为曾捧红《灌篮高手》、《火影忍者》等作品的老牌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的转型一直不算快。

从1968年创刊起,他们一直保持着每周发行至少一本厚厚的纸质杂志的传统,许多读者的一大乐趣,就是在发行日当天冲到便利店购买最新的《周刊少年JUMP》(纸质JUMP的厚度甚至变成了一个常用测量单位)。在90年代《龙珠》连载的顶峰时期,JUMP的周发行量曾高达600万册。

《周刊少年JUMP》实物,真的超厚
《周刊少年JUMP》实物,真的超厚

日本漫画分镜的形式让许多漫画爱好者保持着购买纸质漫画的习惯,尽管如此,消费者还是越来越不爱笨重的纸书了。在日本杂志业整体低迷的情形下,即使是国民度极高的《周刊少年JUMP》也面临着发行量下降的问题。2015年日本杂志营收比前年整体下跌了840亿日元,从2009年起,日本的漫画杂志销量就在逐渐下降。

到2014年,《周刊少年JUMP》才配合手机阅读潮流推出了手机应用“少年 JUMP+”,读者可在App中付费订阅杂志,并阅读到仅为手机定制的彩色漫画内容。不过至今,热门的JUMP漫画在创作时还是以纸张阅读习惯、而不是手机尺寸为参照的。

少年jump+
少年jump+

而如今,日本的各大电玩、设备商都打出VR体验噱头,旗下漫画IP的合作游戏、动画都开始推广VR体验,但VR阅读还是空白区。于是《周刊少年JUMP》也开始了谨慎试水。

与此相比,在地球另一半的《纽约时报》和《时代周刊》对于VR的尝试就大胆更多了。

早在去年,纽约时报就开始尝试“VR+新闻”的报道形式。他们推出了一款名为NYT VR的App,为读者提供沉浸式的新闻体验(结合Google的纸质VR眼镜Cardboard体验更佳)。在这款虚拟现实应用中,用户能够观看纽约时报为之定制的新闻纪录片,从流离失所的难民生活,到巴黎恐袭事件的亲历者视角,都能通过这个App实现浸入式的新闻阅读体验。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下载自己的App,他们也在去年的一次周日投递中,为所有订阅纸质版《纽约时报》的用户赠送了Google的纸质VR眼镜(和《少年JUMP》一样,先送你一套设备再说)。

google-cardboard
google-cardboard

而时代周刊也不甘落后,旗下的杂志品牌Life在今年也推出了VR应用,和NYT VR类似,那些强调感官体验的报道,用虚拟现实读物也许更能让人感同身受。

这么做是平面纸媒阅读形式的创新——通过更身临其境的VR视觉体验,加深读者的参与感,扩宽文字展示的边界;同时,VR尝试也为他们带来了更多的广告合作可能性。与传统的报纸广告位、网站焦点图相比,强调体验感的VR阅读为品牌植入提供了新思路。纽约时报就曾在NTY App的一支短片开头植入了Mini的品牌合作,他们直接从后座第一视角出发,展示乘坐MINI的绝佳体验。

第一视角MINI广告
第一视角MINI广告

在用VR提高沉浸式阅读体验的大环境下,也许未来《周刊少年JUMP》也会逐渐把这款技术融入漫画阅读体验中。不过目前,仅仅介绍VR设备还远远不够。

留下一个答复